f2代连接

   沈佑刚要出声,突然头晕目眩的厉害。

   原本抱着夜小白的手渐渐松开。

   夜小白和沈佑两个人同时跌倒。

   夜白险险地捞住夜小白,霍靳南险险地扶住了沈佑。

   夜小白看向沈佑。

   霍靳南扛起沈佑,回了夜小白住的房间。

   这边,夜小白直接打电话招呼来甲乙丙丁,将院子外面围住了,不许任何人进出。

   姬薄的人,也在暗处。

   事情还没有平息,他们便不能就这么回去。

   ……

   到了卧室,霍靳南将沈佑放在床上。

   夜白刚要伸手,就看到夜小白已经把小手放到了沈佑额头上。

   樱桃小美女河边清凉写真

   “好烫!”

   夜小白皱紧了眉头,回头看向夜白。

   夜白,“等我拿体温计测测。”

   她到旁边,熟稔地拉开一个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枚水银体温计,走过去,打开,轻轻摇了一下,到沈佑身边,解开他的衣服,放在他咯吱窝里。

   夜小白紧张地看着沈佑,无暇顾及别的事了。

   她才刚有了爸爸和妈妈,都要好好的,团团圆圆的,爸爸不能死,不能丢下她和爸爸、哥哥!

   霍靳南看向夜白。

   夜白出去拿药。

   半个小时不到,他弄了很多药进了卧室。

   霍靳南自然地站到一边,给霍北打电话,“及时注意楚家的那边的情况,楚河已经死了。”

   霍北,“……”

   已经死了?

   就刚才去送午餐,前后不到两个小时,这么快?

   先生之前根本没有通知过他要行动!

   霍靳南,“听见了?”

   霍北回过神来,“听到了。”

   霍靳南挂了电话,看到夜白在旁边开始熬药。

   他看向夜白,“多说度?”

   夜白,“42度,太高了。”

   霍靳南没有出声,看向沈佑的方向,的确太高了!

   夜白熬好药的时候,沈佑已经彻底昏迷了过去,躺在那里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   看着他,又想起他是植物人的时候,也在这个房间里躺过很长时间。

   ……

   约莫一个小时后,药熬好了。

   夜白想要帮沈佑喂药,可勺子刚把药汁喂入嘴中,便很快从嘴角流出来。

   夜小白在旁边看得很着急,“妈妈,你用嘴巴给爸爸喂吧。”

   夜白红了脸。

   霍靳南见状,出了卧室,“我去外面看看。”

   夜白回头,“好。”

   一直到霍靳南出了屋门,夜白才端起碗,喝了一口药汁,看着沈佑的嘴巴,对上,送入他喉咙。

   一口,两口,三口——

   一直到碗里剩下一点点,夜小白在旁边才松了一口气,看向夜白,“妈妈,爸爸怎么还不醒过来呢?”

   夜白,“……”

   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!

   而且很奇怪,从没有见过小九烧的这么严重,甚至昏迷。

   是不是因为从植物人到正常人才没有多久,所以身体还没有完恢复?

   夜白看着沈佑,心里焦灼!

   这一次这么紧张,这么害怕!

   她从没有因为哪个病人,有过这样的心情!只有他,只有他可以让她心神这么乱。

   看着沈佑,心里不停地出声:你快醒来。

   夜小白在旁边突然哭起来。

   夜白听到,看向小白,抱起她。